您现在的位置: 北发图书网 >>图书 >> 中国小说 >> 夜啼
热销排行榜
最近浏览的其他商品
    浏览更多同类商品
    夜啼
    丛书名: ISBN: 978-7-201-11319-7
    供应商: 天津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年5月1日
    编著者: 支离婴勺 译者:
    版次: 1 印次: 1
    页数: 语种:
    纸张: 包装: 平装
    开本: 32开 读者对象:
    原价: ¥36.80 折扣价: ¥21.30    立刻节省:¥15.50
    存量: 现在有货,10本以上 销量: 4
       
        
    所属分类:
    首页 >> 文学艺术 >> 小说 >> 中国小说
    分享到:新浪微博    推荐到豆瓣    腾讯微博    白社会    开心网
    推荐购买

    • 围城

    • 谢谢你曾路过我的青春..
    编辑推荐
    隔壁老王、捞尸人、剁椒鱼头、红烧肉…… 8篇旋涡式的荒诞故事破解深层恐惧的根源“夜啼”是人与生俱来的梦魇 真正的玄机,就藏在你心里害怕得屏住呼吸又好奇得停不下来,每个人心底都有一种恐惧,破土而出的时机,叫作夜啼…… 1.独特荒诞的悬疑视角作者很会讲故事,在悬疑的基础上,增加了浓厚的恐怖感,文风类似周德东,能以诡异的文字将读者迅速带入小说场景,让人身临其境。作者还加入了很多幽默元素,深深的恐惧,不经意的幽默,构成了本书的特点。 2.立意深刻,启发性强作者的故事大多都是从平民大众入手,对生活细节观察到位,各个阶层的人的生存状态也分析入微,读起来很有代入感。每一个故事都讽刺了人性的贪婪,使人向善。 3.破解恐怖的玄机每个人都有自己害怕的东西,故事一波三折,构思巧妙,首尾呼应,结局十分出人意料。作者用别人的经历讲述了他们所担心、害怕的事情,而故事的最后,破解恐惧的根源,只能靠你自己。
    内容提要
    这是一部中短篇悬疑恐怖故事集,书名取自《山海经》,“夜啼”是一种中医病名,婴儿白天能安静入睡,入夜则啼哭不安,称为夜啼。在本书中可以理解为一种人与生俱来的恐惧。 本书每篇都是一个单独的故事。故事的主角大多都是普通大众,几乎每篇故事都刻画讽刺了人性的劣根,对人们所担心、害怕、渴望的东西提炼为故事的元素。

    节选

      一条金鱼的爱情

      那是一条极其珍贵的金鱼,那是一个价值连城的古董,那是三个让人想入非非的女人,面对这一切,他该如何取舍?

      1.木勺镇

      讲一个爱情故事。

      确切地说,是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的爱情故事,对了,还有一条金鱼。

      有点乱。

      没关系,会讲明白的,请相信我。

      这个故事有点长,看完大概需要一顿饭的时间,前提是你得细嚼慢咽,而且饭量不能太小,至少也要比一条金鱼吃得多。

      爱情故事就应该长一点,三言两语就能说完的那不是爱情,是一夜情。

      故事发生在木勺镇。

      那里有一条老街,两边有许多上百年的老房子,黑瓦白墙,雕梁画栋,笨重的木门,看起来颇有古味。

      木勺镇北边有一条河,河水清澈见底。这么好的河水不能让它闲着,有人就把河水引到自家院子里,养起了金鱼。闲着没事的时候,端着一杯茶,看着金鱼在水池里慢慢地游动,挺好。慢慢地,大家都跟着养上了。

      木勺镇的人很懒散,喜欢鼓捣一些有趣的玩意儿,除了养金鱼,还有人玩蛐蛐、唱京剧、遛鸟、养狗、收藏核桃、逮兔子,还有人熬鹰。在木勺镇,没有钱不会遭人耻笑,如果没有兴趣,那就没有伙伴了。

      木勺镇人的言行举止和他们的房子一样,属于一个逝去的朝代。

      五花毕业之后,没找到工作,经一个亲戚介绍,到木勺镇一家旅馆上班。据说,那是当地最大的旅馆。下了火车,又坐中巴车,终于到了木勺镇。

      太阳已经落山了,光线暗淡,木勺镇有些不太真实。

      远处传来一阵“突突突突”的声音,像是拖拉机。很快,一辆古怪的摩托车拐个弯,驶到了五花面前。那是一辆老式的摩托车,军绿色的,有一个挎斗。骑摩托车的是一个干瘦的男人,三十岁左右,头发挺长,眼神有些阴冷。

      “坐车吗?”他开口了,口音很重,怪腔怪调的。

      五花问:“去这里最大的旅馆,多少钱?”

      “五块钱。”

      五花上了摩托车。

      老天一下就黑了,似乎是在预示着什么。

      也许是因为到了吃晚饭的时间,街上没有人。石板路弯弯曲曲,似乎没有尽头。路两边的人家都拉上了窗帘,那窗帘大部分都是黑色的,十分古怪。

      远处,群山静静地伏在那里,轮廓像一个身材走形的女人。

      几分钟以后,摩托车停下了。

      五花下车,付了钱。

      眼前是一个孤零零的院子,不大。它依山而建,后面是深不可测的松树林。大门口挂着一个红灯笼,仿佛某种史前怪物的眼珠子。有风,灯笼左右摇摆,有一种恐怖电影的氛围。

      大门敞开着,里面亮着灯。

      五花走了进去。

      院子里有一栋三层小楼,有些老旧,四四方方的,很呆板。楼底下种了几棵爬山虎,张牙舞爪地生长着,把小楼完全包裹了起来,显得有几分阴森。小楼门口也挂着两个红灯笼,其中一个灯笼里面的灯泡坏了。

      旁边竖着一块招牌,上面有五个红色的黑体字:最大的旅馆。

      五花这才知道,“最大的”这三个字只是这家旅馆的名字,并不是一个形容词。

      这个名字有点意思。

      他走进了小楼。

      进了门,是一个厅堂,摆着两张厚重的木桌,围着几把木头椅子。厅堂的角落里藏着一间小屋子,有一扇很小很小的窗户,里面有昏黄的灯光。窗户上方,挂着一块长方形木牌,上面用红油漆写了三个字:登记室。

      五花走过去,透过窗户往里看。靠近窗户的地方放着一张长条桌,上面有一个落满灰尘的显示器,还有几本登记簿。一个男人趴在长条桌上睡觉,他的头发灰白,稀稀拉拉的。他的身后有一个货架,上面摆着一些日用品和吃食。角落里有一个鱼缸,个头挺大,里面似乎有一条金鱼,因为角度的问题,看不真切。

      五花敲了敲窗户。

      那个男人一下抬起了头。他五十岁左右,是个麻子,脸上坑坑洼洼的,像是被风雨剥蚀了万年的花岗岩。他把窗户拉开一条缝,问:“你干什么?”

      “我是五花,我表叔介绍我来的。”

      他想了一下,似乎想起来了,说:“你来得挺快,进来吧。”

      五花转到门口,伸手推了推门,没推开,就站在原地等待。过了片刻,他听见里面有拉开门闩的声音:“咣当,咣当,咣当,咣当,咣当,咣当,咣当。”

      这扇铁门有七道门闩。

      厚重的铁门缓缓地打开了,他把五花拉进去,迅速关上门,又插上了门闩:“咣当,咣当,咣当,咣当,咣当,咣当,咣当。”

      他把七道门闩全插上了。

      这间小屋子里空气不流通,有一股发霉的气味,还有一股淡淡的腥味。五花瞥了一眼鱼缸,一条怪模怪样的金鱼一动不动地浮在水面上。

      “我看一下你的身份证。”他说。

      五花翻出身份证,递给他。他看了半天,又对着灯光检查了一阵子,这才把身份证还给五花,说:“以后,你就叫我表舅。”

      “表舅。”五花叫了一声。

      他没答应,自顾自地说:“你值夜班。”

      “行。”

      “今天晚上就上班,没问题吧?”

      “没问题。”

      “有人住宿,你就给他登记。除了上厕所,不要轻易离开登记室。出去的时候,一定要把门锁好。”说完,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钥匙,递给了五花。

      那是一把黄铜钥匙,看上去有年头了。

      “知道了。”五花接过了钥匙。

      “客房的钥匙在抽屉里,上面都有编号。”

      “知道了。”五花走到鱼缸旁边,低头看了一眼,问:“表舅,这是什么金鱼?”

      “不知道,河里抓的。”表舅说。

      “河里还有金鱼?”

      “多得是。木勺镇有很多人养金鱼,河里的金鱼想抓就抓,没人管。”

      “这鱼缸挺好看。”五花蹲了下来。

      那是一口青花大缸,胎体厚重,造型简洁丰满,通体绘有龙纹,衬以祥云海水,花纹繁而不乱,层次清晰,营造出一种华丽而热闹的气势。

      “你表舅妈以前一直用它腌咸菜。”

      “她不在家?”

      表舅考虑了半天,突然说:“你表舅妈死了,这个鱼缸是死人的物件。”

      五花一怔:“怎么回事儿?”

      表舅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丫子,长叹一口气,半天才说:“说实话,我真不愿意再提起这件事儿……”

      下面是他给五花讲的故事。

      三十年前,表舅还很年轻。那一年,他结婚了,妻子是邻镇的曹凤梅。曹凤梅家很穷,她唯一的嫁妆就是那个鱼缸。鱼缸在她家很多年了,一直当咸菜坛子用。

      结婚后,曹凤梅还用它腌咸菜,腌了二十年。后来,生活条件好了,不用每天都吃咸菜了,曹凤梅就打算把它洗刷干净,养金鱼。

      当时,木勺镇流行养金鱼。

      那是一个夏天的傍晚,太阳红红的。

      曹凤梅抱着它去了河边,再没回来。

      那一年夏天,老是下雨,河水变得又深又急。很多天以后,有人在下游的浅滩上发现了曹凤梅,她身上的肉被鱼啃掉了一半,还死死地抱着那个鱼缸。

      鱼缸在河水里泡了那么多天,终于洗刷干净了,鲜亮如新。

      表舅把她埋了,把鱼缸抱回了家。

      故事讲完了。

      五花哀叹不已。

      表舅慢吞吞地说:“我找人给看过了,这个鱼缸是不祥之物,上面有戾气,不能碰,谁碰谁死。”

      五花一下子站了起来,问:“怎么不扔掉它?”

      “你表舅妈就留下这么一个物件。”

      五花看见长条桌上的显示器开着,里面是监控画面,二楼和三楼的走廊里空无一人,还能看见大门口和院子里的情景。五花问:“如果有人住宿,收多少钱?”

      “住一天三百八十块钱,不讲价。”

      “这么贵?”

      表舅没回答,转而说:“我去给你弄点东西吃,你把门闩插上。”说完,他转身出去了。他的脚步很轻,无声无息。

      五花嫌麻烦,只插了两道门闩。他伸了一个懒腰,仔细地打量着四周。这里很简陋,与他想象中的木勺镇最大的旅馆完全对不上号。不过,他并不沮丧,因为他知道,找到一份养活自己的工作是实现理想的第一步。

      五花的理想是开一家面馆。

      无意间,五花瞥到了鱼缸里的金鱼,发现它正在看着他。他悄悄地走过去,观察它。它长得很古怪,身体是黑色的,尾巴奇大,脑袋呈深红色,长有肉瘤,从头顶一直向下延伸到下颚,眼睛、鼻子和嘴是黑色的,从正面看,很像是小孩儿的脸。

      五花分不出它是雌是雄,直觉告诉他,它是异性。

      他伸出手,想碰碰它。它敏感地往左边躲了躲,还是定定地看着他。他又伸了伸手,这一次,它干脆沉到了水底,把眼珠子翻上来,定定地看着他。

      看了一阵子,五花觉得没什么意思,就走开了。

      金鱼在鱼缸里扑腾了两下,不知道在鼓捣什么,那声音很像是一个人在打嗝儿。

      五花有些好奇,又过去看它。

      它低着脑袋,静静地趴在缸底,表情不详。在五花的印象里,金鱼总是游来游去,一刻也不消停。可是,它却十分深沉,似乎有极重的心事。

      五花忽然觉得它有些恐怖。

      有人敲门。

      五花走过去,拉开门闩,看见表舅端着一个托盘站在门外,托盘上有一盘青菜、一碗米饭。表舅走进来,说:“开门之前,记得问一声,不要给陌生人开门。还有,你怎么没把门闩全插上?”他的语气有些严厉。

      “我忘了。”五花低声说。

      表舅压低了声音说:“最近,木勺镇来了一个变态狂,天黑就出来,手里拿着一块砖,见人就砸,已经砸伤好几个人了。”

      五花吃了一惊。

      表舅又说:“那个变态狂像飞蛾一样,喜欢光。”

      五花想:怪不得那么多人家的窗帘都是黑色的,原来是怕变态狂找上门。

      表舅凑到他耳边,用一种很阴冷的语调说:“记住,千万不要给陌生人开门,每个人都有可能是变态狂,不管他衣冠楚楚,还是邋里邋遢。”

      五花抖了一下。

      表舅把托盘放到长条桌上,说:“你吃饭吧,我走了。”

      五花凑了过去。

      “不用老是盯着外面,困了就趴在桌子上睡觉。记住,把门闩全部插上,千万不要给陌生人开门。”表舅又叮嘱了一遍,走了。

      这一次,五花很听话,把门闩全部插上了。

      夜一点点深了。

      五花无聊地翻看着登记簿,发现上面一个汉字都没有,只有性别、日期和一串身份证号码。今天晚上,这里住了三个客人,都是女人,都很年轻。

      明天,肯定能见到三个美女,五花想。

      怀揣着这个美丽的预言,他趴在长条桌上,睡着了。

      ……



    作者介绍
    支离婴勺,女,医学院教师。其文字里渗透的诡异和恐怖扣人心弦,让人身临其境。作品在网上一经发表,即引发追捧。 原创微信公众号:婴勺夜啼
    目录

    前 言         001

    一条金鱼的爱情     002

    捞尸人         035

    八万          055

    剁椒鱼头        079

    隔壁老王        108

    摸出来的祸事      130

    毛氏红烧肉       162

    红嫁衣         177


    豆瓣评论
     
    商品搜索:  书名  作者  供应商  高级搜索
     
    公司简介 | 服务承诺 | 保护隐私权 | 业务合作 | 法律顾问 | 友情链接
    客服专线:010-80808080 客服邮箱:service@beifabook.com
    Copyright © 北发图书网 2007, beifa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70509号/京ICP备10016977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0189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新出发京批字第直0979号
    北京北发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