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北发图书网 >>图书 >> 中国小说 >> 红唇
热销排行榜
最近浏览的其他商品
    浏览更多同类商品
    红唇
    丛书名: ISBN: 978-7-5190-2340-9
    供应商: 中国文联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年5月1日
    编著者: 郭晓燕 译者:
    版次: 1 印次: 1
    页数: 语种:
    纸张: 包装: 平装
    开本: 32开 读者对象:
    原价: ¥39.80 折扣价: ¥23.10    立刻节省:¥16.70
    存量: 现在有货,10本以上 销量: 5
       
        
    所属分类:
    首页 >> 文学艺术 >> 小说 >> 中国小说
    分享到:新浪微博    推荐到豆瓣    腾讯微博    白社会    开心网
    推荐购买

    • 围城

    • 谢谢你曾路过我的青春..
    编辑推荐
    1、一部优秀的社会时政小说。讲透中国的权力关系、人际关系、男女关系。不亚于《青瓷》。
      2、通过三个美女记者,在职场和社会人生中遭遇到的不同命运,也通过她们所从事的新闻行业的视角,展现了近十年来的各种社会现实,反映了当前社会下人们价值观的多元和碰撞,以及各种各样复杂的社会关系。
      3、这部小说,集中了市场畅销的多种元素:紧贴当前时代;男女错爱、灵与肉的纠结;官场人物的起伏;电视台职场背景下人物的命运;都市的真实生活现状;人性的沉沦与回归等等。
      4、浮石为本书亲笔写序。王跃文、肖仁福等鼎力推荐。
      5、作者在湖南卫视做过十多年记者,掌握了大量不为人知的第一手素材。作者还是湖南知名的心理咨询师和多家媒体栏目的情感嘉宾,以特有的细腻笔法来挖掘权力人物、社会人物的内心世界,更加让读者产生强烈共鸣。

    内容提要
    27岁的叶梦微在电视台是明星记者,人长得虽不是倾国倾城貌,却也算是气质美女,拥有众多的追求者。可她平时忙于工作,一直未能解决个人问题。真正的原因却是,有一个梦一直牵绕着她,使她感觉到,那个自己爱的人将在一个意外的时间和意外的场合出现。
      不久,在一次采访任务中,她竟然遇见了自己曾经的老师江怀岸。那时候因为家庭原因差点放弃学业的她受到了江老师的帮助。她对年轻而帅气的江老师除了感激外,还有一种莫名的情愫。可惜江老师不久之后就调走了。而现在,将届中年的江老师已经成为了本市新上任的副市长。再次相见,他没有认出这位自己曾经帮助过的女学生。她不想让别人误会她接近江怀岸有什么别的企图,更不想给正直善良的江老师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只好将这份感谢藏在心里。
      随着接触增多,两人惺惺相惜,心也走得越来越近。江怀岸终于知道了叶梦微是自己曾经的学生。两人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这份情谊。在一次两人一起去欧洲做访问交流工作时,因为一次突发事件,叶梦微控制不住向江怀岸袒露了自己的感情……
      江怀岸在情绪上的一些细微的变化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妻子姚嘉怡的警觉。在经过一番调查后,她将怀疑的对象锁定在了叶梦微身上。她约叶梦微出来谈判,以一个弱者的身份请求叶梦微放手江怀岸。茫然失措的叶梦微这一段时间在工作中也遭到了失败。同事陈姗姗几次设计让她失去了明星记者的光环,甚至差点让她身败名裂。心力交瘁的叶梦微答应了姚嘉怡,辞去了电视台的工作,连自己闺蜜林蓝玉都没有告诉,就从这座城市里消失了。
      陈姗姗机关算尽排挤叶梦微,以为自己就可以取代她成为“明星”。但她却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她与上司谢悠远的地下情终于被谢的妻子踢爆。谢妻大闹。谢悠远狼狈不堪,提出与陈姗姗分手。但陈姗姗此时已经怀孕了,她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在一场激烈的离婚大战后,谢被免职,并终于与谢妻离了婚。同样身败名裂的还有陈姗姗。但陈姗姗虽然生下了这个孩子,却并不愿意跟谢结婚。因为这场大战,三方都是失败者,而且都败得很惨。她对自己的人生,也有了更多的思考。
      时间到了两年后,江怀岸在电视里再一次看到了叶梦微,这个被媒体称为美丽乡村教师的女人,在电视里呼吁社会关注山区一群孩子因为环境污染而造成的色斑疾病。江怀岸再次找到叶梦微时,他们已经再也找不回当初的那份感觉。而同时,一位也是从那片山区走出来的青年企业家王建军看到了新闻,找到了叶梦微,他愿意资助这些孩子治病。这种病的原因来自于当地的环境污染,而要治这个本,却需要政府和企业的共同努力。江怀远和王建军都义不容辞。
      在这个过程中,王建军深深地爱上了叶梦微……
      叶梦微的闺蜜林蓝玉患上了白血病,但曾与她山盟海誓、时刻高调秀恩爱的富二代男友竟然离她而去。叶梦微不由得对爱情再次产生了怀疑,不敢接受王建军对她的追求。两人又将经历一场怎样的爱情风暴……



    节选
    第一章重视你所做的梦
      感觉不对。
      真是不对!
      年轻的女记者叶梦微警惕地放慢了脚步。
      这是深夜,在偏僻路段,一辆摩托车从后面朝踽踽独行的她慢慢靠近。
      夜深人静,摩托车突然速度减慢,实在太需要警觉了。
      晚上十一点半,潇湘电视台新闻中心的策划会才散,27岁的叶梦微独自回家,一个人走在路边的时候,突然就感觉到某种危险似乎正在降临。
      她的直觉系统向来比较发达。于是此刻,她本能地护紧了背在右肩上的包,准备扭转头看看情况。
      然而还没来得及回头,那摩托车居然开到她的右侧;还没反应过来,一双手一把拽住她的包用力往前拖。
      叶梦微的愤怒情绪瞬间被激发,她双手奋力抓住自己的包,高声骂:“神经病!放手!”
      那双从摩托车后座伸过来的手再试着用了用力,觉得一时无法得逞,于是放开了。
      叶梦微眼睁睁地看着那辆摩托车扬长而去,一前一后两个男人稳稳坐在车上,从他们的身体语言上,看不出半丝惊慌或者内疚。路灯并不亮,根本看不清他们的样子。摩托车以正常的速度开远,一直没有加速,似乎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没有抢劫,没有争夺。连叶梦微的一两句高声叫骂也在瞬间消失了。
      叶梦微愤怒得一身发抖。
      除了愤怒,她的心头随即也升起了恐惧。这时候她才想起来,媒体上经常有专家如此警告:对于想要抢劫财物的歹徒,受害者绝对不要贪恋财物。事实上她并非贪恋财物,她只是本能地自我保护属于自己的一切。何况,随便什么人来抢自己,马上乖乖双手奉上,这不是太熊包了吗?
      可是,要是他们停车一起对付她,怎么办?她慌忙一口气跑回了不远处的家。
      叶梦微抢进家门,立刻把门反锁,犹自惊魂未定,直接坐在床边直喘气,一种莫名的情绪使得她忍不住全身颤抖。这一刻,她对于这种突如其来的不安全处境充满了后怕和怨怒。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种人渣?我们的教育、教化、监管系统为什么不够有效?一通胡思乱想,半天才平静下来。
      她看过同事报道的飞车抢劫,因为这条新闻缺乏现场画面,几乎没有给她带来太多具体概念。没想到,她居然亲自体验了这种令人恐慌的场景。经由大众报案、警方重点打击、媒体报道,其实潇湘市飞车夺包的情况已经有所缓解,想不到还是被叶梦微给碰上了。
      被人飞车夺包,而且没有得逞,这看起来算是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然而这次遭遇的后果是,叶梦微连续两个晚上都做噩梦。可惜也不记得究竟梦见什么,就是害怕,醒来还怕。当然,这样的梦非常好理解,不过是挥之不去的恐惧情绪在梦中继续被表达。
      梦,究竟是怎么回事?它到底重不重要?这是叶梦微近来常常思索的问题。
      某个清晨醒来,叶梦微怔怔地回忆自己夜里的梦。这个梦有些莫名其妙,其实蕴含着重重玄机——因为她后来发现,整个梦竟然是她生命中一句奇异的谶语,一个意味深长的预言。
      她梦见自己在外面采访,可是,走着走着却迷路了。她惊慌地四处张望,却看到一块茶几大小的石头,那石头突然动了起来,呈现出晶莹剔透的质地,五颜六色的,极其美丽。那别样的美如此惊心动魄,令她忘记了害怕,然而当她靠近,却发现那石头很容易破碎。美得如此惊心,却总是碎裂,叶梦微难过极了。就在这时候,一群人从她身边走过,为首的竟然是她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里常常看到的领袖人物。他们在她身边停下,跟她握手,对着她点头、微笑,然后慢慢离开。可是离开的时候,为首那人,却又回头望她,带着笑意,欲言又止。叶梦微也对着他笑。梦里她还模糊地记起前人的诗句:“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
      领导人物,芳心暗动。模糊地回忆着这个梦,过了好一阵,叶梦微总算彻底清醒。
      这个梦,也许跟她马上要去台里接的一个重大采访任务有关吧?只是,怎么还会出现彼此依依不舍的桥段?
      叶梦微睁开眼,听见窗外建筑工地上机械轰隆隆施工的嘈杂声,以及汽车的轰鸣声。唉,这声音真是不够美妙。
      翻一个身,头脑还有些乱,她一会儿想着今天去采访要面对的重大而又特别的任务,一会儿回忆夜里的梦。这个梦,究竟是什么意思?
      “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需要高度关注自己的梦境。因为梦是潜意识和你沟通的渠道,常常表达某种预示,甚至可以说,你的梦境就是你的命运。那些被清晰记起的梦,它所表达的内容极可能会非常不平凡。还有那些反复出现的梦,都需要被重视。”带着疑问,叶梦微睡眼蒙眬地整理手机微信朋友圈,她把一篇文章里自己认为是重点的这些句子标记出来,作为导读。
      叶梦微常常做梦,也喜欢做梦,童年时代,她曾经为了想知道会做什么梦而早早去睡觉。不过很多梦醒来就忘了。然而这个梦,真是有些奇妙,稀世、易碎的美玉,领导人,还有诗句,在暗示什么?
      收好手机,她甩甩头,管它呢,这个梦,既不是噩梦,也不是美梦,说不定过两天就忘记了,懒得想那么清楚。
      她深深吸口气,然后上下左右转了转清亮灵活的黑眼珠,自床上一跃而起。
      每天早晨醒来,她是愉快而精神振奋的,但其他时候就不一定了。洗漱的时候,看着镜子里那张清纯美丽又充满灵气的脸,她想起好朋友林蓝玉跟她说过,如果梦见领导,第二天会有好运气。会不会是真的?对于叶梦微来说,什么样的事情才算好运气呢?遇到一个可以成为知心伴侣的人?涨工资?作品获奖?对于这些事,叶梦微一贯的态度是顺其自然,似乎并没有特别的渴望。
      刷牙的时候,她觉得牙膏的味道有什么不对,仔细一看,原来光顾着胡思乱想,居然把洗面奶当成牙膏用了。她又好气又好笑地拍自己的脸,嘴里说:“叶梦微,你这个神经病!”
      然后叶梦微边给自己辫辫子,边忍不住继续胡思乱想。
      对于麻花辫这种发型,她一直情有独钟,多少是受了母亲的影响。母亲年轻的时候,两条长长的辫子一直垂到腰际,非常漂亮;而且母亲曾经说,她记忆中叶梦微最美的样子,是她刚去读大学的那一次,扎着两条小辫子,看起来又乖巧,又懂事。所以,只要有时间、有心情,叶梦微就会把头发扎成两条麻花辫。
      虽然麻花辫简直是祖母级别的产物,然而近年来好多文艺范儿的女孩子喜欢这种发型,掀起复古风潮。也就是说,叶梦微本来是遵循传统,却一不小心拥抱了时尚。不过她并不过于关注潮流。自信而美丽的女孩子,本身就是潮流。
      叶梦微相信自己有实力可以藐视流行。当然,她同时也向流行适度地妥协,比如说,她的衣着常常是很时尚的,是那种既适合白领阶层女孩子,又有些流行元素的风格。就这样,时尚的衣着、传统的发式,传达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信息:这是一个貌似传统,其实骨子里又颇为叛逆的女孩子,她很可能会做出出人意料的事情或者决定。
      收拾妥当,叶梦微仔细看看自己的脸。
      时下当红的女影星范冰冰说过一句话: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
      看脸,其实这只是表面。脸当然重要。可是,只有一张美丽的脸,智商情商都不高,五分钟就会被人厌倦。何况,现在整容技术那么高明,“范冰冰”都已经可以批发了。更何况,机器人也已经学会发嗲撒娇,那机器人的颜值,不是想什么样就什么样还随时可以更新升级让人永不厌倦吗?光有脸,不够用啦!一个真正能够走远的人,除了脸,脑袋(智商)和心(情怀),才是更重要的。
      叶梦微对着镜中人眨眨眼,左顾右盼地看了好一阵子,然后自拍一张照片,再配上一句话:“美好的一天,从自恋开始。”她把图文发到微信朋友圈,马上几十个人点赞。有人评论:“文艺范儿!真心是我女神。”也有人故意开玩笑写道:“臭美!”叶梦微不发一言,仅仅留下两个表情——一张可爱的笑脸加一张坏笑的脸——作为统一回复。
      漂亮的女人都有一定程度的自恋,而恰当的自恋可以让自己心情更好、更自信,因而产生良性循环,人会变得更漂亮。但叶梦微通常并不过于关注自己的外貌。人容易对于自己拥有的东西没那么在意。相比之下,她应该更在意爱情。美这回事,用在爱情这个领域里,当对方还没有爱上你的时候,你美不美,确实是个问题;而一旦对方爱上你了,你美不美,就不是太大的问题了,他爱的就是你,你就代表美。真正的爱,是一件有魔力的事情。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便是如此。
      再说了,据说再漂亮的女人,对自己的外貌都会有不够自信的地方。叶梦微相信这话是真的,因为她在电视台经常听到艳光四射的美女主持们抱怨自己哪个部位如何如何的不理想。这个年代对美的文字表达非常粗暴直白,什么“童颜巨乳”,什么“肤白貌美”。跟我们古代的文字——“巧笑倩兮”“肤若凝脂”——相比,根本不是同一个段位。
      更何况,叶梦微已经够有吸引力了。
      真的。
      她的美,美在清纯,五官端庄精致,嘴唇天生就是红润润的,常常有人问她擦什么牌子的口红,事实上,她从不化妆;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绝对是会说话的;一头秀发,或者直直地披在肩上,或者像现在这样,扎成两条麻花辫,在身后一荡一荡的,一如画像里走出来的典雅淑女。
      27岁依旧独身一人,尽管父母一天到晚催着她找男朋友,叶梦微觉得自己似乎并不着急。她相信她会有一个比现在更为美好的未来,想要的一切都会有。男朋友,不是不想找,也不是没人追,而是——真没有让她觉得合适的。认识那么多人,似乎都和她不太相干。记者这个职业,看起来跟许多人打交道,其实基本上是点头之交,如果不刻意去接近,大家握个手,发发名片,转头就忘了。
      曾经有过一个她看着很顺眼的青年才俊电话约她,可惜不巧,对方约过她两次她都没时间,一次是赶播出,一次是出差在外,对方也就罢了。优秀人物本身奇货可居,一不留神就被人抢走了。而她实在是忙,几乎没有时间交男朋友。
      刚进电视台有武警站岗的大门,叶梦微就接到本台新闻中心主任谢悠远亲自打来的电话,叫她去一趟他的办公室。
      谢悠远亲自打电话找她,这件事也耐人寻味。
      在下属面前,谢悠远是个比较矜持的人,表现得不是很随意。有几次他有事找叶梦微了解跟主管市领导有关的情况,都是打电话给行政主管刘宏凯,让刘宏凯请她回话给他——绕了好几个弯子。
      前一天晚上叶梦微已经在新闻中心电脑系统里看到采访选题单,她今天的任务是要采访潇湘市新上任的一位市委常委、副市长,但采访单上没有注明副市长的名字。叶梦微是新闻中心专门负责跑农业报道的记者,估计这位副市长是主管农田水利的,所以台里才会指定她去。为了使新闻报道更客观更专业也更深刻,记者们平时各有固定分工,方便深入了解相关领域的专业知识,但这分工是相对的,如果记者们自己愿意,他们也可以自由组合,互相支援,打破这分工。
      叶梦微想,这次谢主任亲自找她去他办公室,应该也就是为这个事吧。谢悠远平常很少直接跟记者打交道,有什么事,大多是跟栏目负责人沟通交流一下,顶多让刘宏凯通知记者们给他打个电话,了解一下情况也就行了。难道这次采访有什么极其特殊的地方吗?
      一位新来的市领导,第一次公开亮相,新闻报道时确实是有些规矩的。比如这位领导在屏幕上说话的时长、说话的内容,以及特写镜头的角度、镜头的长度,都要根据他在政府班子里排名的秩序而定。这些常规,叶梦微其实是知道的,而且,就算她不够清楚,反正片子拍回来,可以后期加工,谢悠远又为什么要这么郑重其事地亲自上阵,事先给她一些交代呢?
      主任办公室的门大开着,刘宏凯急匆匆地从里面走出来,差点跟叶梦微撞上了。此人做事风风火火的,以高效著称,平常负责初审记者们出差回来的账单,大型活动的吃吃喝喝也都是他的事,大伙儿都戏称他“刘大管家”,或者“刘总管”。
      叶梦微站在门边,礼貌地敲了敲门沿,听到里面谢悠远应了一声“请进”,她才走进去。
      谢悠远对着办公桌前的椅子摊手示意了一下,有了这个明显的手势,叶梦微这才轻轻坐下来。
      谢悠远说:“小叶啊,今天叫你来,是想跟你说说采访新上任的江副市长的事。”
      叶梦微含笑着点点头,“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已经有所预料。下属在领导面前,最好别表现得太聪明;当然,也不能太傻。叶梦微相信自己的回应是很有分寸的。她本来想问江副市长的全名,想想还是自己去了现场再找人问比较好,便没作声。她注视着谢悠远的眼睛,但谢悠远却低着头盯着自己手里的工作笔记,似乎在思考什么,并没有跟她对视。
      这个四十岁上下的男人,中等身材,眼睛特别有神,书卷味极浓,是新闻中心颇有威信的领导者。威信这东西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并不是坐上领导位置威信就会随之而来,它需要当事人有足够的人格魅力、工作能力,为人处世更要令人心服。至少目前,谢悠远是有威信的。
      谢悠远终于从工作笔记中抬起头来,手头的事情似乎告于一个段落。他看了叶梦微一眼,沉静地说:“江副市长是我的大学校友,我们学生时代就是很好的朋友,我非常了解他,他办事稳重,为人特别低调,估计今天不会接受你的采访。特意请你来一趟,就是要你做好可能碰壁的心理准备。”
      叶梦微有些惊愕,脑袋一下子涨大了。特别去采访一个人,人家却极可能不接受采访,那叫什么事呢?
      谢悠远表情平静地继续说:“江副市长今天是组织召开一个农业工作会议,他第一次公开露面,在会上肯定要发言,而且他讲话估计是‘脱口秀’,很可能没有文字稿。你要特别集中注意力,不能像我们很多记者所做的那样,为了赶时间,拍几个镜头拿了资料就走,到处赶场子。这次你要从头到尾听他把话讲完才能走,最好能把他发言的所有精彩片段都抓拍下来,这样的话,即使他不接受采访也没关系,我们就剪一段他在会议上发表的精彩的、个性化的言论就行了。江市长的口才是很好的。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好,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去吧!”
      叶梦微勉强微笑道:“好!感谢您提醒。我会把事情做好。时间好紧,先走了。”
      她心里暗暗想,一定要尽可能想办法让江副市长接受她的采访。当了五年记者,采访被拒绝的情况,叶梦微自然是遇见过的,但次数很少。而且,对于重大题材的报道,她总能找到关键人物,设法让对方开口说话,这也是她引以为傲的业绩之一。她不希望自己这一次蒙混过关。
      车队这次给叶梦微安排的是一台猎豹越野车,叶梦微请摄像记者坐在前排司机身边,自己上了后座。她刚要关车门,远远地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微微,等等我!”她一回头,看见林蓝玉匆匆跑过来。她们俩都是那种常常在新闻现场对着镜头做解说的形象代言人,也就是出镜记者。成为一名电视记者,当然不是什么很容易的事情,你要么很有才华,要么很有背景。有了才华,形象气质又好,才有机会成为主力记者,就像叶梦微和林蓝玉。她们是在电视台向社会公开招聘人才的时候先后考进来的,比叶梦微小两三岁的林蓝玉负责跑文化、教育、卫生类新闻,近来受朋友影响,突然成了心理学的发烧友,动不动就把梦啊、潜意识啊之类的词语挂在嘴里。上次一起出去采访的时候,林蓝玉就告诉过叶梦微,如果梦见老师或者以前的老领导,第二天就会有好运气。当然,老实说,这个说法多少有些唯心,恐怕跟作为科学的心理学关系不大。
      林蓝玉飞快地跑过来,一下子跳上车,嘴里说:“车队的车都派出去了,刚才我请刘总管出面帮我协调都没办法,我临时接到一个小任务,要去做一个前期采访,了解一下情况,搭你们的便车出去吧!”
      怪不得见刘宏凯从主任办公室匆匆出来,原来是去车队帮林蓝玉协调。叶梦微说:“那没问题,不过,先说好啊,我们今天只到市政府哦,不能送你去别的地方。”
      叶梦微以前碰到过这种让同事搭便车的事,而且还因为做好人付出了代价。那次,也是一位同事要搭便车,为了照顾大家的面子,到了目的地以后,叶梦微把自己的车让出去,请司机先送那位同事,然后再返回市政府等她,因为她本来以为开会时领导只会待在会议室里,不可能再出去,结果,那次主持会议的领导突然心血来潮,马上要去看现场,而叶梦微放走了司机去送别人,结果她和摄像记者只好蹭参会领导的车,弄得自己特别被动,吃一堑长一智,此后她再也不肯轻易放司机走了,连对林蓝玉这样的死党也不例外。
      林蓝玉一甩满头短发,大声说:“不用不用,我只搭你们便车到市政府,就自己另想办法。我的车被朋友开走了,不然我可以自己开车去。”她说话的时候满脸笑容,眼睛瞪得大大的,语速又快,像放机关枪。林蓝玉给人的感觉是那种永远都在笑的女孩子,她的笑容非常灿烂、甜美、具有感染力,跟她在一起,字典里那些诸如“烦恼、苦难”之类的词语似乎都失去了意义;她还是个典型的时尚先锋,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就拥有自己的小汽车,哪里最好玩、最热闹,哪里就有她的身影——只是,谁也无法参透命运的安排,无法分辨出好运和厄运的标志。
      此刻,在叶梦微身边,林蓝玉扭扭身子,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坐下,转头跟叶梦微聊起来。
      “微微,你今天任务很重哦!”
      “你怎么知道?”
      “你还没来台里,我去谢主任办公室的时候,就听到谢主任和刘总管提起这件事。”
      “你这个鬼机灵!我今天还真是要全力以赴做好这道难题。我得好好想想到底该怎么办。”
      “没那么严重啦,这点小事难不倒你的。何况谢主任也并没有要求你一定要采访到新来的副市长。”
      “也不算小事吧。我还是希望新任副市长接受采访。要不然,都是老记者了,好没面子。”
      “微微,你总是这样,好要强的。这样活得多累啊,容易产生心理压力。”
      “不是要不要强的问题。一件事没做好,没做到极致,我心里就不踏实。”
      “好吧,向叶梦微记者学习。”
      叶梦微对着林蓝玉笑一笑,就把头转向窗外,不理会她的揶揄,开始琢磨怎么才能让新来的江副市长接受她的采访。
      对于采访领导人物,叶梦微刚进电视台当记者的时候是有些发怵的。这种怯意让她在领导面前一度表现得有点畏畏缩缩的,简直成了一个心结——每个人都会有这样那样的心结,也许特定的场合才能解开,也许永远结在那里。
      她自己起先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或许,许多普通百姓在面对权威人物的时候,不自觉地就会觉得自己低人一等。而事实上,这种感觉是有心理根源的,首先是社会、历史方面的原因——中国长期的封建帝制,普通百姓被奴化得太严重,那一套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体系,经过千百年的固化,没那么容易被打破;然后,据说一个人在面对权威人物时的表现,和这个人生命早期与家族中的权威人物之间形成的关系有关。叶梦微家里的权威人物是她的父亲,在父亲面前,叶梦微一直就是充满敬畏的。这也就成为她日后在权威人士面前最先显示出来的心理态度。如果她自己没有觉察和成长,她就无法摆脱这种状态。
      还在读大学的时候就有一次,叶梦微和一位女生一起去拜访一位知名教授,当时叶梦微就觉得自己非常拘谨,她怯生生地坐在教授家客厅的椅子上不安地四处打量,她到现在还记得那位教授家里挂着这样一副对联,“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而同去的那位女生,是县长的女儿,见过些世面,据说那位县长对女儿表现得一直宠爱有加,父女之间关系非常友好融洽,因此她就没什么顾忌,表现得落落大方。相比之下,叶梦微对她们俩在教授面前的表现如此不同感觉到有些诧异,但并没有深究其中原因。直至进了电视台,她才突然有所觉察。
      毕业后,叶梦微考进潇湘电视台成了一名时政记者,如何跟领导打交道就成了一门必修课。叶梦微起初跟领导相处的时候,她在领导面前不知不觉地总有一种觉得自己非常卑微的心态,而且这种心态是微妙的,说不出原因,总之,就是觉得自己不自在、有压力、放不开。没想到,这种感觉后来被潇湘电视台一名司机帮助她克服了。
      那一次,是一位主管农业的副省长来潇湘市考察调研,电视台安排叶梦微对副省长进行专访,在去采访的路上,叶梦微心里有些发慌。为了让自己尽快平静下来,她于是开始跟车上的摄像记者、司机聊天,坦白自己的不自信。她说:“等下要采访的是一位副省长,不知道怎么回事,在领导面前,我老觉得自己好像低人一等,老是紧张,放不开。可能是太不自信了。”那位三十多岁的司机据说是市里某位领导的亲属,只有初中文化,他满不在乎地说:“这有什么好不自信的?他是人,你也是人,你们读的书那么多,书上不是写着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吗?难道他会吃了你不成?”
      就在那一瞬间,叶梦微有醍醐灌顶的了悟。是的,都是人,为什么要在所谓的权威人士面前显得那么底气不足呢?连一位读书不多的司机都懂得的道理,她自己怎么就不懂呢?
      有时候,正是所谓的小人物,让我们顿悟人生的大道理。此后,叶梦微面对任何重量级人物,都会意识到自己跟对方在人格上是平等的,能够做到不卑不亢、镇定自如。她非常感谢那位后来离开了电视台的司机,无意中给她上了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课。
      而这一次,新的问题又来了。
      如何让一位根本不打算接受采访的领导对着摄像机镜头说话?
      ……


    作者介绍
    郭晓燕,女,湖南人,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在湖南卫视做过十年记者,现从事心理咨询工作。时常受邀担任媒体情感类节目的特别嘉宾。
      出版有《转身遇见你的寂寞》《我用什么来安慰你》《谁的心中不曾有伤》等心理情感类小说多部。
    目录
    第一章 重视你所做的梦_001
    第二章 奇怪的亲切感_013
    第三章 女人,你的名字叫敏感_020
    第四章 爱情地图_030
    第五章 奇异的气场_043
    第六章 毒的力量_050
    第七章 感觉记忆_062
    第八章 手的暗语_071
    第九章 先啃硬骨头_076
    第十章 男人的春药_082
    第十一章 妈妈格桑拉_087
    第十二章 物理反应还是化学反应_094
    第十三章 没有对错,只有因果_101
    第十四章 明月无心_110
    第十五章 不打不相识_119
    第十六章 羞耻之美_125
    第十七章 女人的微笑是武器_131
    第十八章 了解人性之恶,但坚持善_140
    第十九章 如何解读一个梦_148
    第二十章 时间的洞穴_153
    第二十一章 女心理咨询师手记_161
    第二十二章 你的叔叔是木头_171
    第二十三章 哀莫大于心死_176
    第二十四章 深重与空灵_184
    第二十五章 口误背后深层次的原因_194
    第二十六章 世界上那些温暖又明亮的男人_207
    第二十七章 幽暗森林里,内心在挣扎_215
    第二十八章 在巴黎的花神咖啡馆_223
    第二十九章 姚嘉怡的哀愁_231
    第三十章 思念是一种病_238
    第三十一章 高手过招_246
    第三十二章 噩梦_253
    第三十三章 朱颜辞镜_258
    第三十四章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_263
    第三十五章 你内心的小纸人_269
    第三十六章 天使_277
    第三十七章 手表引发的对抗_285
    第三十八章 我们都可以拥有美好的生活_297

    豆瓣评论
     
    商品搜索:  书名  作者  供应商  高级搜索
     
    公司简介 | 服务承诺 | 保护隐私权 | 业务合作 | 法律顾问 | 友情链接
    客服专线:010-80808080 客服邮箱:service@beifabook.com
    Copyright © 北发图书网 2007, beifa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70509号/京ICP备10016977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0189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新出发京批字第直0979号
    北京北发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