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北发图书网 >>图书 >> 中国小说 >> 黄泥湾风情
热销排行榜
最近浏览的其他商品
    浏览更多同类商品
    黄泥湾风情
    丛书名: ISBN: 978-7-5559-0352-9
    供应商: 河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年4月1日
    编著者: 江岸 译者:
    版次: 1 印次: 1
    页数: 语种:
    纸张: 包装: 平装
    开本: 32开 读者对象:
    原价: ¥18.00 折扣价: ¥12.20    立刻节省:¥5.80
    存量: 现在有货,10本以上 销量: 0
       
        
    所属分类:
    首页 >> 文学艺术 >> 小说 >> 中国小说
    分享到:新浪微博    推荐到豆瓣    腾讯微博    白社会    开心网
    推荐购买

    • 望春风

    • 白鹿原

    • 北鸢

    • 清明上河图密码-隐藏..

    • 平原上的摩西
    编辑推荐
    江岸的文字从容淡定,故事情节慢而工稳,他对小小说格式的操控已入化境。
      他以简白的文字,短小的篇幅,表达出自己的情绪,传递出自己的爱憎。
      有情则苦,无情便休。这些看似随意其实审慎的文字,因为有情谊和对情谊的珍视,当得起“风情”二字。
    内容提要
    江岸立足本乡,他是一个进入城市的乡村人,他的乡村就是黄泥湾。《黄泥湾风情》里有横跨几十年的黄泥湾——有不舍得猎枪的老人,有不舍得忠狗的亲友,有被坐秧巷的妇女主任,有孩子一帮挣工分挣生活的聪明媳妇,这些都发生在五十年前;他还写现在的黄泥湾,土地被抛弃,父母被遗留,孩子被留守,过年的团聚和孔明灯,孤独的老父留在望儿崖上的眼泪。都是有情之笔。
      因为有情谊,有对情谊的珍视,所以江岸手下的文字,的确当得起“风情”二字。虽说这些小小说,并没有说很多有逆转或者里面藏着大智慧和大机敏,不是传统意义上给人惊喜或者惊奇的小小说,但是,这些从容淡定的文字,是难得的。


    节选
    一个人的村庄
      黄泥湾由许多自然村组成,都分布在大山的褶皱里,其中,地势最高的一个村庄,叫作高山村民组。这个组可耕种田地稀少,且不成规模,养不活人,逼得很多人家外迁。后来政府号召退耕还林,以高山组的海拔和坡度,当在此列,剩下的几户便搬下了山。
      老人的大儿子和二儿子在那次退耕还林的统一行动中都搬了家。老大和老二都是儿孙满堂的人了,自己家里的事稠得很,搬家的时候,竟然都忘记通知老人。老人一向独居,临时搭建的草棚又偏安一隅,子孙们难得见到他,就把他忘了。那年,老人给老大和老二分家,把两所基本相同的青砖瓦房分给了弟兄俩,想到自己年近花甲,还能有几年活头,便亲手在山坳里搭了两间草棚,想随便对付几年得了,没想到这么一对付,竟对付了二十多年。
      搬迁户安置好以后,村干部逐户登记人口,发现少了一个,一查户口册子,才发现老人还留在名存实亡的高山组。
      两个不孝的东西!你爹要是被狼啃了,看我饶不饶你们?村干部是他们的远房叔叔,没轻没重地骂。
      老人的大儿子和二儿子前脚后脚寻到山上来,要接老人下山去。他们到了老人的草棚里,老人却不在家。他们在菜园里找到了老人。
      爹,你收拾一下,跟我们走。老大说。
      爹,你要是走不动,我和我哥抬你。老二说。
      老人正在锄地,眼前晃悠的两个人影遮挡了太阳的光线,老人才停下了手上的活计。儿子们的话老人仿佛没听见或者听见了也懒得搭理他们,老人好像不太认识自己的儿子,茫然地看看老大,又看看老二,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很快,老人又躬下身子,不紧不慢地锄地。
      老二走近老人,抓住老人的锄把,想让老人停下。老人突然迅猛地使劲一抖锄把,把老二抖了个趔趄。老二好不容易站稳了,闹了个脸红脖子粗。
      老大见状,只好带笑地说,爹,你什么时候想下山,就下去吧。
      老人仍旧不紧不慢地锄地,一下一下,幅度很小,却很有节奏。
      老大看看老二,老二看看老大,两人都轻轻摇摇头。老大一使眼色,和老二前脚后脚下山了。
      高山组就成了老人一个人的村庄。
      高山组历来寸土寸金。从幼年时候起,老人清楚地记得,组里最厉害的吵嘴打架都是因为土地而起,不是东家挪了西家的界桩,就是西家铲地边多铲了东家一锨土。后来土地归公,这样的纠纷没有了,但矛盾又集中到菜园上来了。菜园是每家每户唯一的自留地呢。有一年暴雨倾盆,雨过天晴后,整个村庄的菜园被泥石流夷为平地。面对重新清理出来的菜园,关于边界问题,双方各执一词。于是吵,于是骂,于是大打出手。
      退耕还林了,田地不让种了,但是菜还可以种。这么几亩菜园,过去被大家争得死去活来,现在却成了老人一个人的了。
      老人过去种菜,很不过瘾。种了苋菜就种不了菠菜,种了黄瓜就种不了茄子,种了白菜就种不了萝卜。现在,老人想种什么就种什么,把该种的都种上了,就连山里过去很少种植的西红柿、洋葱、苦瓜,老人也各种了一畦。
      老人一个人根本吃不了这么多菜,让菜老在地里或者烂在地里,老人舍不得。这么水灵灵粉嫩嫩肥嘟嘟的蔬菜,都是老人一瓢水一勺粪浇出来的呢。
      下山上山的小路上就有了一个蹒跚的身影。早晨,老人挑一担淋着露水的新鲜蔬菜,一步步挪下山,去镇上卖菜。傍晚,老人挑着空担子或者挑着买回来的米面油盐酱醋,一步步爬上山来。上山下山,足有三里地,山脚下离镇上还有十多里。老人挑着担子走这么远,非常吃力,老人就慢慢走,走一程,歇一程,擦擦汗,再走。担子看起来也不重,但已经把老人本就弯曲的脊背压得更弯了,远远看去,老人不像是在走,而像是在爬。
      老人的卖菜摊点成了镇上一道风景。老人坐在担子后面,闭目养神。有人问价,有时老人听见了,有时没听见。听见了,老人就回一声,看着给。买菜的人看老人那么老,都不忍欺负他。菜卖完了,零钱散乱地放在担子上。
      老人带回来的钱,也没有数过,就放在床垫子下面,时间久了,花花绿绿一片。有一天,老人发现花花绿绿的一堆不见了。全部不见了,连一个钢镚儿都没有剩下。遭了贼了。老人想。谁会跑到这里来做贼呢?老人想不通。
      后来,老人在山下碰见一个过去的邻居。邻居说,你儿子和媳妇对你还好吧?那天我碰见老二媳妇从山上下来,她说,她给你拆洗被褥去了。
      老人看了看邻居,无语。被褥洗没洗,只有鬼知道,但贼娃子有下落了。
      老人憋不住,遇到老大的时候,把这事偷偷告诉了老大。
      半个月以后,老人回家,爬到半山腰,歇歇腿。正歇呢,忽然看见老大媳妇急匆匆从山上下来。老人心里暗叫一声苦。天啊,这半个月攒下的钱又没影了。
      麦芽糖
      田大妈年轻的时候是村里割麦子的头把好手,黄泥湾多少号称快手的人,都败在她的镰下。那一年,队里为了抢天夺时,不按工时记工分,按所割麦子的田亩数记工分。田大妈一整天都猫腰在麦田里,一个人割了一亩多地的麦子,让一村人惊讶得合不拢嘴。不知道从哪年起,她的手一点点慢了,脚也跟不上趟了。年龄不饶人啊,她说老就老了,等到她哆嗦的手再也握不住镰刀把了,她就失去了下田割麦的机会,只能帮助忙碌的人们做饭烧茶。
      当然,田大妈在做罢了饭烧好了茶之后,也不会躲到阴凉处歇着,她会挽着个大竹筐,到收获过的田野里去拾麦穗。
      田大妈开始拾麦穗的时候,刚刚分田到户。家家户户才尝到填饱肚皮的滋味,都比较珍惜粮食,田野里可以说场干地净,基本做到了颗粒归仓。田大妈东张张西望望,眼光似梳子,把一垄垄麦茬都梳理一遍,偶尔才发现一穗半穗麦子。她把自家田地的麦穗拾完之后,忍不住下到别人家的田里。早被人发现了,都远远地喊,那是谁啊,别拾俺家的麦穗啊,俺自己抽空也要拾呢。有时忙乎一天,也拾不到半筐麦穗。
      田大妈把拾到的麦穗晒得焦干,用布满老茧的双手把麦粒搓下来,用簸箕簸一簸,把麦芒麦壳都扬掉了,留下一堆金灿灿的麦子。田大妈抓起一把麦子,让麦子一粒粒从指缝里淌出来;田大妈又抓起一把麦子,又让麦子一粒粒从指缝里淌出来……当年如果有这一把把麦子,大毛二毛三毛都不会相继饿死了。
      当初,四毛放着庄稼不种,要到城里做生意,田大妈死活不同意。庄稼人呢,不种庄稼还叫庄稼人吗?但她到底拗不过四毛。四毛走了,好在还有他媳妇留下来种田。过了几年,他媳妇嫌累,四毛把媳妇也带跑了,留下儿子陪伴奶奶。他们家再也没人种田了,好端端的田地白白送给了别人种。再后来,四毛把田大妈祖孙俩也接到了城里。
      老邻旧居有时到城里办事,就去看看田大妈,说羡慕田大妈如今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幸福生活。田大妈闻言总是苦笑,一个劲儿地摇头。邻居们要走了,她把人家送出老远;最后实在不让她送了,她就倚着路边的树或电线杆,手搭凉棚看人家的背影;直到人家连影也没有了,她才无精打采地回家。
      有一次,她和邻居聊天,邻居随意的一句话,却重重地击打在她的心坎上,让她好几天没缓过神来。
      田大妈说,麦子快收了吧?
      邻居说,快了,要不了多久了。
      又该你们忙活了,收了麦子,还要拾麦穗。
      现在收麦子都是马马虎虎的,哪能收干净?谁还拾麦穗啊?
      咱乡下如今是怎么啦?这么不知道粮食金贵,这么糟践粮食。如果再来次饥荒,恐怕人都要饿死了。田大妈想不通。
      她决定回黄泥湾拾麦穗去。往年在老家,只要听见麦黄鸟从房顶上飞过时洒下一路“大哥大哥,麦黄快割”的催促声,不用跑到田间地头亲眼看看那一波波不停翻滚的金黄色麦浪,田大妈就知道,麦子熟了,该开镰收割了。可是,城里没有麦黄鸟,她就掰指头算日子。她种了一辈子田,怎么能忘记播种收获的季节呢?每次田大妈说,该收麦了,该回去拾麦穗了,四毛就糊弄她,早呢,还早着呢。
      要不是那天电视新闻里说,今年全县小麦获得了大丰收,田大妈还被蒙在鼓里。田大妈知道了,就坐不住了,让四毛开车送她回黄泥湾。
      一回到黄泥湾,麦子的香味就填满了田大妈的五脏六腑。她撵走了四毛,谢绝了邻居的好心劝慰,挽着个大竹筐,下到了麦田里。
      这里几根,那里几根,放眼望去,麦田里满是遗落的麦穗。在田大妈眼里,这哪里是麦穗啊?这分明是一个个馒头、一碗碗面条、一条条人命啊。麦穗那么多,田大妈怎么拾也拾不完。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眼泪,遮挡了田大妈的视线,她站起来擦擦眼睛,感觉双眼热辣辣的,越擦眼睛越湿润……
      田大妈吃力地拎回了第一筐沉甸甸的麦穗。
      邻居跑过来看,笑她,大妈,你真是有福不会享,儿子是大老板,还在乎你拾这一点点麦穗?
      田大妈什么都没有说,只顾大口大口地喘粗气。
      大妈,这些麦穗都发芽了,你要它们有什么用?
      什么,发芽了?田大妈抓起一把麦穗放在眼前仔细一看,果然,每粒麦子都冒出了细嫩的芽。田大妈愣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田大妈又挽起大竹筐下田了……
      一连好多天,田大妈都在拾麦穗。她拾回来的麦穗,由于在野外雨打露浸,陆续发芽了。她索性每天给麦穗浇水,等麦芽长到三四厘米的时候,她将麦芽一根根剪下来,洗净,切碎。再蒸一锅糯米饭,饭熟后,拌入细碎的麦芽……
      那年秋后,整个村庄的孩子都吃到了田大妈亲手做的又香又甜的麦芽糖。
      ……


    作者介绍
    江岸 河南商城人,信阳市作家协会副主 席。已出版小小说集《亲吻爹娘》等七部, 《旦 角》《开秧门》曾获《小小说选刊》全国小小说优 秀作品奖。
    目录
    一个人的村庄
    麦芽糖
    唐花瓷地雷
    秧大麦
    父亲的梦
    老娘土
    稻草人
    解密
    孔明灯
    神仙枪
    老烟袋开秧门
    放菜刀
    义犬
    外人
    干爹
    奶奶的夏天
    特别嫁妆
    杀狗
    叶落归根
    回娘家
    舅爷之死
    收脚迹
    药引子
    三愣爷
    坐秧巷
    绿肥
    九月怀胎
    吊颈婆
    奔丧
    幸存者
    心锁杏黄衫
    回收站
    谢孝
    浮财
    奶奶的桃树
    阴阳界
    飞舞的白蝴蝶
    晴朗的天空
    豆瓣评论
     
    商品搜索:  书名  作者  供应商  高级搜索
     
    公司简介 | 服务承诺 | 保护隐私权 | 业务合作 | 法律顾问 | 友情链接
    客服专线:010-80808080 客服邮箱:service@beifabook.com
    Copyright © 北发图书网 2007, beifa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70509号/京ICP备10016977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0189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新出发京批字第直0979号
    北京北发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