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北发图书网 >>图书 >> 中国小说 >> 灯影下的篆书
热销排行榜
最近浏览的其他商品
    浏览更多同类商品
    灯影下的篆书
    丛书名: ISBN: 978-7-5559-0364-2
    供应商: 河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年4月1日
    编著者: 张晓林 译者:
    版次: 1 印次: 1
    页数: 语种:
    纸张: 包装: 平装
    开本: 32开 读者对象:
    原价: ¥18.00 折扣价: ¥12.20    立刻节省:¥5.80
    存量: 现在有货,10本以上 销量: 1
       
        
    所属分类:
    首页 >> 文学艺术 >> 小说 >> 中国小说
    分享到:新浪微博    推荐到豆瓣    腾讯微博    白社会    开心网
    推荐购买

    • 围城

    • 谢谢你曾路过我的青春..
    编辑推荐
    ◎第七届小小说金麻雀奖获奖作家自选集。
      ◎张晓林久居北宋故都开封,深得宋风浸润,对苏黄米蔡“宋四家”、宋徽宗赵佶这些书坛巨匠熟稔于胸,下笔更显思力雄厚。本书各个篇目既独立成趣,又互有关联,互为照应。不仅人物关系有交叉,故事线索有交错,因果逻辑也有关联,连续阅读浑圆通透,具有独特的审美意趣。
    内容提要
    本书为张晓林的小小说集,塑造了一批富于个性、有血有肉的书法家人物形象。作者深谙历史小说的创作之道,以真实的历史背景与历史人物为基础,深入历史的空隙,将其解构重组。其小说主人公无论帝王将相还是艺术大家,都从历史的神坛走下来,被赋予了普通人的性格、普通人的思想。他们有善有恶,有喜有悲,有爱有憎;有对文人名节操守的坚持,也有为世俗地位名利的争斗。


    节选
    灯影下的篆书
      徐铉的篆书,据说如果放在灯下观看,就会发现每一笔画的中间,有一缕铁丝一般的浓墨,绝不偏侧。后世的徐氏书法研究者们,把徐铉的篆书称为铁骨篆法。
      先前,我很少涉猎篆书,对此说颇有疑惑,以为是故作深奥之谈。近来展阅《徐铉篆书千字文》残卷,刹那之间与这一说法产生了共鸣。《徐铉篆书千字文》残卷笔笔中锋,绝少偏锋、侧锋用笔。然其结体欹曲,变幻莫测,天趣盎然,却又终没有半分媚态,傲骨铮铮。徐铉的篆书妙参造化之理了。
      徐铉是南唐旧臣,随南唐末代君主李煜一起来到了汴京,被授予一个散骑常侍的闲官。初来汴京的日子,徐铉感到一切都不习惯。眼看冬天快到了,他仍然穿着江南的服装。这种服装裤宽衽深,穿在身上大老远看上去非常儒雅,走起路来给人一种衣带当风的感觉,潇洒极了。但是,这种衣服冬天里抵御不了京城寒风的侵袭。
      有同僚劝他:“买件棉衣套进去吧。”
      徐铉仰起他那冻得发乌的额头,很坚决地说:“不!”
      飘雪的日子,徐铉就穿着他那宽大的江南服装,瘦骨嶙峋的双手藏在深深的袍袖里,那三缕花白的长须随着雪花飘拂,成为冬天汴京街头独特的风景。
      同僚们看着他的背影,满眼的困惑和茫然,那消瘦细长的身影让他们内心充满忧虑。
      来到汴京以后,徐铉的朋友很少了,这让他感到孤独。有一天,他南唐时的老朋友谢岳突然到家里来拜访他,令他惊喜异常。落座闲谈时才知道,这个已经七十多岁的老朋友正在卢氏县做主簿。主簿一职虽说是个可怜的小官,可是老朋友谢岳已经很满足,不高的俸禄够养活家小了。
      现在却遇到了麻烦。按实际年龄,谢岳该退休了,可退休怎么办?拿什么来养家糊口?好在当初申报年龄的时候,他少报了几岁。也就是说,按吏部的档案年龄,他还可以再干上几年,有了这几年,他就能夯实家底,不至于退休后全家人跟着他挨饿了。
      徐铉再三唏嘘,说:“愿谢公渡过难关。”
      谢岳迟疑一下,说出了自己的忧虑:“吏部对我们这些从南边过来的官员一定不放心,底下会做一些调查。调查也并不可怕,因为很少有人知道我的实际年龄。我最担心的就是老朋友你啊,你最了解我的底细!”
      徐铉看着老朋友,忽然有些心酸。不是国破,大家怎么会落到这个境地。他说:“我能为老朋友做点什么呢?”
      谢岳离开座席,朝徐铉深深地行了个礼,说:“一家老小的性命都系于徐常侍身上了。”
      徐铉慌忙答礼,说:“你我不必如此,有事但凭吩咐。”
      谢岳说:“也很简单,等吏部找你问起我的年龄时,你只推说不清楚就行了。”
      徐铉的脸色凝重起来,说话的口气也变了。他说:“我明明知道你的实际年龄,怎么能说谎来欺骗上苍呢?”
      谢岳满脸蜡黄,喃喃自语道:“看来我是白跑这一趟了。”接着,又哀求徐铉,“你真的就不能帮老朋友这一次吗?”
      徐铉很无奈,说:“我不会撒谎。”
      谢岳绝望地向徐铉告辞,临出门时犹后悔地说:“我就知道来也是白来。”
      果然,吏部的官员隔一日找到了徐铉,向他了解谢岳年龄一事。徐铉据实说了。谢岳很快被罢免了卢氏县主簿职务。过一阵子,卢氏县有官员来京城公干,徐铉向他打听谢岳的近况。那官员叹一口气,说:“死了。前些日子去山里采摘野果充饥,结果饿死在了半道上。”徐铉听了这一消息,在汴京的街头默默站立良久。那个时候,他的头顶有成群的乌鸦飞过。
      很长的一段日子,徐铉都在拷问自己:“这是我的错吗?”随即,他自己回答道,“不,我没有错。”恰在徐铉反复纠缠于这个问题的时候,一场更大的灾难逼近了他。
      自来汴京后,徐铉再也没见过南唐后主李煜。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是怀恋在江南与李煜吟诗作画的日子,想见一见李煜的念头一天比一天强烈。但他知道,能与昔日的主人见一面,几等于痴人说梦。
      忽然有一天,宋太宗召见了他。宋太宗脸上挂满笑容,拉家常一般地问他:“北来后见过李煜吗?”
      “没有。罪臣不敢私下见违命侯。”
      “应该见见。朕今天下旨让你去见故人。”
      走出朝堂,徐铉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不禁仰天长叹,上苍厚爱我啊!他家也没回,就直奔李煜府上。李煜怎么也没有想到,昔日旧臣竟会来探望自己,慌忙迎上前来,执住徐铉的手,一时泪流满面,哽咽不能言语。
      徐铉也泪眼模糊,面前的风流故主,虽说才四十余岁,眼角却已爬满皱纹,朝向他的右鬓更是白发点点了。
      许久,李煜止住了哽咽,叹道:“悔不该当初啊!”
      徐铉沉默。
      李煜让仆人拿过一页纸来,递给徐铉,说:“这是我新填的《虞美人》词,亡国后的感触尽在其中了。”徐铉看过这首词,一丝恐惧笼罩住了他。
      隔日,宋太宗再次召见徐铉,面带威严地问他:“故人相见都谈了些什么?”徐铉一下愣住了,霎时间他明白了一切,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纷纷滚落。
      李煜死了,据说是被一种只有宫廷里才有的毒药毒死的。慢慢地,人们私下议论,李煜的死,徐铉是真正的凶手。
      又一年的冬天到来了,徐铉被贬邠州已经两年。邠州的雪要比汴京的雪更为砭人骨髓,徐铉依旧穿着江南的服装。有同僚劝他:“邠州的冬天是要穿皮袄的啊。”徐铉仰起他冻得乌青的脸,依然坚硬地说:“不!”
      邠州的雪白得刺眼,徐铉走在寂寥的大街上。如今他已经很老了,头发胡须全白了。这一天,有一个玄衣老者朝他打招呼说:“这里太冷了,跟着我走吧。”徐铉叹了口气,说:“是啊,真的太冷了。”说完话,他就跟在玄衣老者的身后,走了。
      徐铉走进了历史。
      ……


    作者介绍
    张晓林 自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从事文学创 作,发表笔记体小说四百余篇,其中有一百余篇被 《小说选刊》《小说月报》《读者》《作家文摘》 《小小说选刊》等选载,结集出版笔记体小说集 《虾湖之谜》《木权》《木画》《宋朝故事》《圉 镇笔记》五本,其中《木画》被中国现代文学馆收 藏。
    目录
    灯影下的篆书
    仁者之心
    苏轼的房子
    侍砚
    虚白堂与黄耳蕈
    苏轼的敌人
    满船明月
    莲荷图
    山谷襟怀
    涪翁的羊公鹤
    蝶蚁之祸
    蟹眼汤和《宜州家乘》
    拜石
    《道林诗》帖
    赝品
    紧箍咒
    洁癖
    和高俅蹴踘
    赐你一张琴
    宅沟里的饭粒
    王安石的幞头
    江南落雪无
    茅屋的记忆
    身不由己
    遗落
    天噬
    石边悟道
    疏影
    舛误
    醉墨堂及其他
    百衲《昼锦堂记》
    茶与胡须
    罢灯
    关键时刻
    知音的无奈
    论琴帖
    司马光的最后一道奏章
    书法之谜
    莫名仇恨
    世间无谜
    豆瓣评论
     
    商品搜索:  书名  作者  供应商  高级搜索
     
    公司简介 | 服务承诺 | 保护隐私权 | 业务合作 | 法律顾问 | 友情链接
    客服专线:010-80808080 客服邮箱:service@beifabook.com
    Copyright © 北发图书网 2007, beifa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70509号/京ICP备10016977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0189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新出发京批字第直0979号
    北京北发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